举起火烛,在灯火阑珊处伴他们同行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8-12-14动态浏览次数:437

 

韩传倩,女,汉族,1997年4月生,中共预备党员,江苏师范大学(连云港校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6级学生。家境贫困,志存高远,积极乐观,自立自强,责任心强,有顽强拼搏精神、扎实的人文素养,是一位全面发展的优秀大学生。学习勤奋踏实,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连续四次获校一等优秀奖学金,获得过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一次、以及宿迁励志奖学金一次。

 

从小学到初中、高中这一路走来我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是他们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所以我也更愿意把那份爱和关怀传递下去。“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能有机会帮助他人,我感到十分幸福。

上个暑假很荣幸作为一名支教老师去灌云图河的一个小山村给一些留守儿童支教,小山村的条件不是很好也可以说很不好,滂沱大雨,漫漫行程,食不果腹,夜难成寐这几个词语很适合描写我们但是的遭遇,在合适不过,但一想到我们可以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又感到很开心。

“老师,我笔坏掉了”“老师,他讲话”“老师,我要上厕所”“老师,我想喝水”“老师,老师——”这声声呼唤就是就是我们支教那会的日常场景,孩子们是可爱的,他们愿意在短短的几天相处后就如此信赖我们着实令人欣慰。

支教的孩子大多数都很活泼开朗,但其中也不乏因自小缺乏家庭的关爱而显的自闭的儿童,记得支教第二天的时候来了一个二年级的小男孩,不管我门怎么逗他,他都一副很严肃和冷漠的面孔,就算是给他糖的时候也只是很安静的接过,他就好像是一座硬厚的墙,把自己锁在了里面,密不透风。在这个孩子身上我门产生了严重的挫败感,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和我门说过一句话。估计最后实是太紧张了,竟然把尿洒在了裤子里,这让我们同行的唯一男老师很是无奈,也因此被校长勒令回家,不再参加我们的活动。最后走的时候外边仍然下着雨,我把给他准备的铅笔和小本子送给他时,他轻轻吐出来句“谢谢老师”。当时自己开心的像个孩子,我摸摸他的肉肉的脸颊,看着他那雨中笑靥如花。我想一个这样一个不被善待的人也是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善待善良的人。

时间过得很快,来的时候会担心条件艰苦我们会坚持不了,但是准瞬就是我们离开的时间了,早上来的时候看到有的孩子在偷偷地抹眼泪,我心里也酸溜溜的,害怕泪水会夺眶而出。孩子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日子虽短,但是意义却很深远——这是我正式工作之前,第一次距离孩子那么近,这种近,更多的是心灵的“近”。它拉动了我与孩子们之间的那颗跳动的心脏,让我们能跨越千山万水而相遇。从一开始的陌生与胆怯,到彼此熟悉的兴奋与感化,最后是不忍别离的难过与无奈——我理解这种感受,人这一生,总要经历千千万万种别离。

走得时候一个羞涩的女孩悄悄拉了我的衣角,塞给我以后小小的指头大小的小公主的塑料模型和一张小纸条,然后就跑开了。我摊开手掌,仔细的观察着在掌心的公主模型,看得出小主人还是很珍视它的,公主表面被磨的很光滑,背后还可以看到胶水的印痕,同伴开玩笑的跟我说是从凉鞋上扣下来的。但是不管怎样,我感动了。小小的女孩,小小的心,很暖!坐在回家的车上我打开女孩的小纸条,纸条很褶皱看得出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周边画着我们上课教他们的小花、蝴蝶和蜻蜓。中间歪歪区区的写着“致韩老师的一封信,韩老师我真的非常喜欢你,你好高,你教我们的诗我都会了,王雅玲”。看完之后自己在车里哭的一塌糊涂,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这些孩子们带给给我的感动远比我带给他们的多的多,你们用天真、快乐、善良感染着我们。虽然贫穷,虽然父母不在你们身边,虽然生活条件简陋,但你们仍美好的像一个个天使。

作为一名准教师,面对留守儿童,我们要用爱去温暖他们,去照亮他们。也许他们过分调皮捣蛋,也许他们过分沉默寡言,也许他们成绩一塌糊涂……但是“最不配得到爱的人,最需要爱”,这样的他们更需要我们的关心和爱护。他们这些不被善待的人群也最能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善待善良的人,用心爱总会得到回应。

在帮助别人中我感受到了自己独特的价值。我一直秉持着青春就要志愿的心语。我愿意举起火烛,在灯火阑珊处伴他们同行。